复旦大学杨玉良院士在百年庆典大会上的讲话

复旦大学杨玉良院士在百年庆典大会上的讲话

  尊敬的老师们、同学们,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

  今天是北医的百年华诞,是所有北医人盛大的节日。在此,我谨代表复旦大学,并非常荣幸地代表各兄弟高校向北医全体师生员工、海内外校友致以衷心的祝贺和诚挚的问候!

  世界上可能唯有中国的大学是如此紧密地与国家近代发展史息息相关,北医更不例外。近代的中国,内忧外患,风雨飘摇。当时的有识之士试图用各种办法救亡图存、富国强民,医学救国就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其实,医国、医民的情理都是相通的,所以孙中山先生、鲁迅先生都曾经在医学救国的道路上艰辛探索绝非偶然。正是怀着这样的理想,100年前,北医的前身——国立北京医学专门学校诞生了。创校之初,当时的校长汤尔和就把北医的办学目的定位于“促进社会文化,促进文明,减少人们痛苦,用学术来和列强竞争”。字里行间,我们能够感受到那个年代的医学学者们的人文情怀和社会关切,也不难读出创校先贤们救亡图存、奋起直追的历史使命感,更会感佩于先贤们医学报国、悬壶济世的家国责任感。可以说,北医等一批当时创立的医学院校寄托了那一代人对强健人民体魄乃至延续民族命脉的历史使命。

  新中国成立后,北医的发展迎来了新的高峰。她数次名列全国重点建设的高校行列,规模不断扩大,系科日臻完备,学术实力雄厚、科研成果超群。虽然几经辗转变迁,但是北医的“大医精诚”、“悬壶济世”的风骨和气质始终未变,一代又一代莘莘学子回报国家的拳拳之心始终未变。时至今日,北医已经成为祖国医学教育的重镇,是中国医学科学和医疗事业的领袖。从这里诞生了无数祖国医学界的第一,解开了无数生命密码,更走出了一大批医德高尚、医术精深的大师。他们在各自的岗位、各自的领域实践着北医对他们的期盼,实践着北医对国家和人民的承诺,也用自身的无私奉献不断丰富着北医的精神内核。然而,还有更多默默无闻的北医人,他们或身处遥远的边疆,或奋战在临床一线,用北医赐予他们的智慧去扶贫济弱、救死扶伤,他们用百姓的健康向母校的百岁寿辰献礼,他们更是北医的骄傲!

  众所周知,上海医学院和北医宛如姊妹。在北医活跃着很多上医的毕业生,在上医也能看到很多北医优秀学子的身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北医和上医分别和威利斯人、复旦大学合并后,开启了北医和上医发展的全新篇章。我们共同期盼,这一南一北两所医学院能够保持和发扬光荣的历史传统,面向医学重大前沿问题,面向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新需要,尊重医学学科自我发展规律,保障医学学科的整体性,并在此基础上,积极推动医学与其他学学科交叉融合,在教学、科研和服务社会等领域开展更加广泛、深入的合作,在中国医学、医疗事业未来发展的新篇章中,再次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最后,我谨代表复旦大学,向北医百年庆典致以最真挚的祝贺,愿北医和上海医学院的友谊历久弥坚,更祝愿北医能够继续像创校先贤所期盼的那样,用学术为祖国服务,为民众服务,为祖国的医学医疗事业开创更美好的明天。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