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北医:校友采访录

百年北医:校友采访录

  这是一块圣地,一座真正的医学殿堂。数百年来,无数医德和医术俱精的大师从这里出发,秉承着北医人独有的严谨求实的治学态度,攀登着医学高峰。近百年来,这里成长着中国一代代最优秀的医学家,他们谦和儒雅,淡泊名利,带着母校的谆谆嘱托和深深期望,在医学领域里潜心钻研。如今,在北医的百年华诞之际,他们纷纷从世界各地回到母校,欢聚一堂,为母校庆祝一百岁的生日。

  黄名大是北医59级的老校友。1965年从卫生系毕业后,他远赴广州,从事基层医疗工作。如今已逾不惑之年的他,已经从工作岗位上退休,但说到母校对他一生的学术事业以及人生观的影响时,满头白发的老前辈突然变得十分兴奋,像个孩子一样述说着他在母校时的各种经历。黄老先生对母校的严格教育十分感怀,扎实的医学功底是每一个从事医学领域行业的人的立业之根本,北医从来都注重对学生基础知识的巩固,从而使每一个北医毕业生具备牢固的医学基础知识,这是北医人在各个工作岗位都受欢迎的很重要的原因。从老先生谈话时真挚的眼神中能够真切的感受到他对母校的感怀。“一心一意治学,规规范范学术”是黄老先生对北医学子们的真切嘱托,他希望母校能够在未来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成为世界一流的医学院校。让我们牢记前辈的嘱托,成为一个真正合格的北医人。

  当谈及母校对自己一生的影响时,北医64级卫生系的校友张丽荣则从另一个角度进行了阐述。1970年毕业后,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她赴西北地区,参加当地的医疗卫生建设。医德,是张女士在北医学习六年最大的收获,而“为人民服务”也成为她几十年工作生涯里的行为标准。没有医德,即便拥有再高明的医术也只能称其为医生,而不是医家。唯有医德和医术皆备才能够成为真正的医学大家。是啊,张女士口中的“医德”二字,又何尝不是现在每一位医学生需要格外重视的呢?尤其是在北医,这个全国医学界的标杆。精湛的医术之外,崇高的医德也是每一个北医人应该追求的。“发展”是张丽荣对北医母校最朴实、最真挚的寄语,在当时时局动荡的环境中,北医尚能生存发展,那么在当下稳定的局势下,北医更能乘风破浪。

  原光波是1997年从北医精神卫生系毕业的,如果说前两位校友是我们的老前辈的话,那么他应该说是我们不折不扣的的师兄了。自毕业起一直在北医六院工作,所以,他其实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北医。十五年里,他将自己的生活和北医母校紧紧融在了一起。谈起这十几年里北医发生的变化时,他不无自豪地说:“说起北医的历史,恐怕很多北医校友都没有我清楚”。原光波将北医近十几年的历史归结为两类:“变了的”和“不变的”。变的是北医的硬件设施,更加先进,更加现代化,而不变的是北医历史传承的积淀和北医人特有的气质和傲骨,以及认真治学的态度。原光波师兄希望母校能够不断努力,坚持不懈,取得更加长远的发展。

  百年北医,百年辉煌。无论处在和平时代,还是处在动荡时代,一代代北医人都用自己在母校的所学所悟来回报社会,服务人民。如今,正值母校百年之际,来自世界各地的北医人簇拥在母校的怀抱,为母校庆祝百年华诞。让我们从前辈们的故事中汲取经验,牢牢记住前辈们的嘱托,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将母校发展得更好。

(学生记者 刘军业)

编辑:玉洁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