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代表张毓在北医百年庆典大会上的发言

教师代表张毓在北医百年庆典大会上的发言

  今天,我们在这里欢聚一堂,庆祝北医百岁华诞。在这样一个重要时刻,能够作为教师代表致辞,我深感荣幸,同时也诚惶诚恐。八年前,我有幸在北医谋得一份教职,此后就一直躲在这个不大的院里,远离喧嚣,享受着“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的快乐。套用一句不够文雅的英文:God damn it, I love this school.

  百年春秋赋予了北医某种特质,让她显得与众不同。显然,八年的时光还不足以让我领会百年沉积下来的那份厚重,所以我的热爱非常直接而感性。我热爱北医,热爱她自由的精神,热爱她厚道的品性。

  虽然专事于医学教育,但北医一脉相承了北大的自由精神,尊重师生个性和兴趣,让他们能够无拘无束,尽情展现自己的才华。当一些高校试图像给富士康生产线上劳动者打分那样评价他们的教授时,北医仍然在努力构筑一个象牙塔,让她的老师们能够静下心来慢慢地做些学问。当然,自由是有代价的。举个简单的例子,在有组织的公关肆虐横行的今天,北医的教授们基本上仍然像“独行侠”样“混迹”于学术圈。其实,他们对此也不是全无怨言,但想想这也许就是北医的“范儿”,于是一笑释然。

  北医是自由的,但北医人又是厚道的。“性命相托”的职业性质让北医人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经过一代又一代的传承,这种使命感已经深入到北医人的骨髓,并表现在他们为人处世的厚道上。他们内敛而不张扬;他们讷于言而敏于行;他们常怀人溺己溺之心,尽管现代版的“农夫与蛇”的故事还在上演,他们仍然相信以心换心、以情换情。

  一百年前,我们的前辈为了传播西方医学而创建了这所学校。此后,一代代人的努力铸就了北医的辉煌。如今,我们站在新的起点上,肩负起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重任。这无疑是一个极富挑战性的使命,能否达成终究将取决于我们如何治学。这里,我们或许应该重温一下祖先的智慧。

  吕坤是明朝晚期著名思想家, 很多人都熟悉他在修身养性方面的一句名言:一念收敛,则万善来同;一念放恣,则百邪乘衅。其实,他在治学方面也不泛真知灼见:他主张“学贵有择”,“工一家者”,必有“独诣之语”;他强调治学贵在“渐”,而无所谓“顿悟”;他还提出做学问要在“独中慎超”,否则只能是“洗面功夫”。在学术圈越来越像名利场的当下,这些思想听起来越发振聋发聩,犹如醍醐灌顶。

  让我们祈祷北医的明天会更美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